当前位置: 首页> 文化
返回
听说过阿伊努族吗?东北亚最古老人种之一,近代是如何没落的?
时间:2020-09-10 来源:浩然文史

  阿伊努人是东北亚诸民族之中最特殊的存在之一,他们散居在包括库页岛、千岛群岛和日本北海道在内的广袤区域里,在漫长的历史上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到了近代,触角已经伸到太平洋的俄、日两国在东北亚短兵相接,处在夹缝中的各少数民族封闭而平静的生活被打破,以阿伊努人为代表的民族开始被迫裹挟在近代化的洪流之中,命运被日俄等大国全面支配。

1.png

阿伊努人

  为了控制、抵御俄国人对日本列岛的觊觎,明治维新之后的日本开始大规模向北海道移民,原本生活在北海道的阿伊努原住民遭遇了灭顶之灾,被迫成为饱受歧视的新日本人。而在一海之隔的库页岛,那里的阿伊努人同样面临着来自俄国的压力,不断有阿伊努人被迫皈依东正教,被层层剥削的阿伊努人逐渐走向消亡。就在他们的血泪之中,日本和俄国对千岛群岛的争夺逐渐走向白热化。

2.png

日本绘画中的阿伊努人

  一、孤独而遁世的起源

  在现代科学诞生之前,没有人知道阿伊努人到底是从哪里来的,这些毛发旺盛、长得像熊一样的人长期被看作是没有文明的“野蛮人”,只有现代科学才有可能确定,当今阿伊努人祖先的最初起源地区以及他们向现代居住地发展的途径。科学的基因分析表明,阿伊努族人的基因序列非常古老,大约和人类在非洲的起源保持同一个时期。也就是说,阿伊努人一直没有与其他民族发生过民族融合,在漫长的历史上,他们与日本人的接触竟然是这个民族第一次触碰其他文明。

3.png

北海道阿伊努人的传统服饰

  长期以来,人们认为阿伊努人是生活在密克罗尼西亚群岛上土著的分支,因为他们在夏天身上只绑着一条类似的缠腰带,而且他们的语言既不同于日语或其他东方语言,也和任何已知的欧洲语言截然不同。现代科学否定了他们和南半球大洋洲上那些土著民族的区别,他们的祖先从非洲出发,在进入日本列岛之前,曾通过西藏进入中国,最后才走到东北亚找到容身之所。一些研究认为,阿伊努人很可能就是日本历史上漫长的绳纹时代的创造者。

4.png

日本最古老的国宝深钵形土器,即绳纹式陶器

  二、“熊”文化与原始宗教

  阿伊努人从来不以农业为生,狩猎和采集是他们数千年来的主要生存方式。由于狩猎需要较大的空间,因此阿伊努人的定居点始终相距遥远。阿伊努人的宗教是原始的万物有灵论,和许多原始民族一样,他们把图腾作为和自然之神沟通的信物,而熊则被认为是最主要的图腾动物。在最早接触这些“虾夷人”的日本人看来,阿伊努人与其说是和自己一样的人类,不如说是熊的同类。那些毛茸茸的“人”留着宽大的胡须,在用餐时必须发出奇怪的声音,还有他们头上和身上浓密的卷发,所有这些都让日本人感到恐惧,这让他们对于“阿伊努人是熊的后裔”这个传言深信不疑。

5.png

  无论从外观还是从习俗上来看,阿伊努人和其他民族都截然不同,这就不可避免地引起了土地上的争端。在日本列岛,这种文化间的对峙持续了将近1500年,显然阿伊努人是失败的一方。但是,在日本列岛上的这种对峙没有转变为民族同化和民族融合,作为落后文化一方的阿伊努人,既没有娴熟的武艺,也没有孕育出更高级的文明,这就为他们在近代的悲惨境遇埋下了伏笔。

6.png

  三、走向近代的屈辱史

  阿伊努人的命运和白令海峡对面的印第安人类似,在更先进的文明面前,他们被迫离开了自己的猎场,被驱赶着进入“施舍”给他们的特殊保留地,在日本,这块保留地就是千岛群岛上的4个岛屿。在那里,阿伊努人被迫改变他们旧有的生活方式,放弃渔猎而从事农业。日本政府用暴力镇压了发生在在北海道和其他岛屿上阿伊努人的叛乱。

  到了明治维新以后,日本政府加快了文化同化的速度。他们给阿伊努人盖医院、盖学校,试图把这些人纳入到统一的文化环境中来,但作为代价,阿伊努人中的男性被禁止留茂密的胡须,而妇女则被禁止在嘴唇上涂抹色彩鲜艳的颜料。事实上,阿伊努人的近代化历史就是日本人对其传统文化逐渐破坏的历史。

7.png

阿伊努妇女在嘴唇上涂抹颜料

  为了在北海道新的社会环境中得以生存,阿伊努人只能吐故纳新,逐渐接受新的语言和风俗文化。一些人迫切想要拥抱文明,成为新日本人,而另外一些保守文化的拥趸,只能越过海峡逃向他们在勘察加以及库页岛的同胞身边。

8.png

生活在日本的阿伊努人

  同样是在日本,根据1899年通过的原住民保护法,每个阿伊努人家庭都分配到了一块免税30年的土地。在阿伊努的保留地,除非经过政府的许可,任何人都不能穿越阿伊努人的土地。政府为贫困的阿伊努族家庭提供了种子,并在阿伊努族村庄建立了学校。做这么多工作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让阿伊努人尽快融入日本社会中。年轻的阿伊努人被赋予了大和式的名字,但阿伊努人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想承认自己是日本人,那些“顽固分子”依旧拒绝日本文化,并提出了建立阿伊努人自己的主权国家的政治诉求。

9.png

日本阿伊努人保留地的旗帜

  四、被排斥的俄罗斯阿伊努人

  除了生活在北海道的阿伊努人之外,在远东,从勘察加半岛到黑龙江沿岸,到处都留下了阿伊努人的足迹。和日本人相比,阿伊努人丰富的毛发和俄国人更加接近,以至于日本人最早把俄国人当成了阿伊努人的一支。

  1875年,俄国在《日俄协定》中将千岛群岛和岛上的阿伊努人都割让给了日本,到了日俄战争期间,日本以阿伊努人是日本人的一份子为由,要求俄方将所有有阿伊努人居住的土地都割让给日本。处于守势的俄国以阿伊努人已经在远东灭绝为由回绝了日本的要求,但代价是阿伊努人的身份再也得不到承认。

10.png

1903年,俄国科学家拍摄的远东阿伊努人家庭照片

  日俄战争结束之后,日本将生活在远东的阿伊努人强行迁徙到了北海道,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许多信仰东正教并且懂俄语的阿伊努人,被冠上了日本姓名。在苏联的争取下,很少一部分已经获得日文名字的阿伊努人回到了苏联境内居住,然而,随后苏联政府因为阿伊努人的日本姓名开始怀疑他们可能是日方的间谍。就这样,本就为数不多的阿伊努人被大量投进了古拉格劳改营,大陆阿伊努人的命运即将迎来终结。

  1979年,“阿伊努人”这个民族被苏联政府正式宣布灭绝。

  “阿伊努人”在俄罗斯从形式上灭绝了,但更多的是政治上被“灭绝”。在远东,仍然有大量阿伊努人以勘察加人或者俄罗斯族的身份继续活着。他们从来没有放弃过向政府证明自己身份的努力。然而出于种种原因,他们的请愿直到今天都没有被俄罗斯政府认可。

11.png

  今天日本的阿伊努族

  在今天的千岛群岛,日本和俄罗斯对于“北方四岛”的争执日益激化,然而他们对于那里的原住民则默契地选择闭口不提。有趣的是,早在日本人和俄罗斯人诞生之前,千岛群岛就已经属于阿伊努人了,但今天的阿伊努人却还要积极地寻求参加关于千岛群岛的对话,但并没有人在意。大国争端的背后埋藏着一个略显滑稽的问题,日本和俄罗斯真的有权在谈判桌上讨论那些本就不属于他们的土地吗?阿伊努人可能觉得没有,但他们选择闭口不言,对于他们而言,最大的梦想是能在夹缝中继续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