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观点
返回
我与墨西哥的深厚情缘
时间:2022-01-14 来源:徐贻聪

  中国与墨西哥建立外交关系即将50周年,这是两国关系史上的重要时刻,当然值得庆祝。

  我曾经与墨西哥有过深深的情缘,参与过两国关系发展进程中的一些重要时段,颇有自豪感。

  简单地说,我与墨西哥的情缘包括几个不同阶段:参与墨西哥驻华使馆的建立、陪同领导人去访、在墨西哥的常驻,还有几次过往,印象颇多、颇佳。

1.jpg

1977年与墨西哥总统波蒂略合影

  墨西哥位于北美洲和中美洲,北与美国接壤,南与危地马拉、伯利兹交界,东临加勒比海,西濒太平洋,面积近200万平方公里,人口约1.3亿,是著名的印第安三大文化中的玛雅文化和阿兹特克文化的发源地,在世界上久负盛名。十六世纪前期沦为西班牙的殖民地,1821年取得独立,官方语言是西班牙语,国民多信奉天主教。1972年2月14日与我国正式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是我国在西半球的重要外交伙伴。

2.png

3.png

在墨西哥工作期间留影

  墨西哥与我国建交后,很快决定在北京设立大使馆。1972年5月,墨西哥驻华使馆临时代办科罗那携一名助手抵达北京,落脚北京饭店,着手建馆事务,我被聘用为使馆的首位翻译。其后不久,墨西哥第一任驻华大使安吉亚诺到任,我曾陪同他近两年,协助他在北京执行使命,直到1974年2月被派往“五七干校”。其间,我除作为他的翻译出入各种场合外,还帮助他物色、确定、搬入使馆的固定馆址,找到新的翻译人员。由于我们都出生于1938年,年龄相仿,语言相通,与他及家人相处融洽,很快成为了很好的朋友。我第一次往访西藏、第二次拜谒韶山,都是与他们夫妇一起去的。

4.jpg

1975年陪同墨西哥大使安吉亚诺访问西藏

  1975年3月我在外交部美大司工作期间,曾有幸随同时任国务院副总理陈永贵正式访问墨西哥,逗留约一周,在时任总统埃切维里亚的直接关注和安排下,得以参观过这个国家的不少地方,留有非常愉快的印象与回忆。那还是我第一次出国,领略并感知外部世界,记忆尤为深刻。

5.jpg

1975年陪同陈永贵副总理在墨西哥参观

  1977年4月到1979年2月,我受派去往我国驻墨西哥使馆,主要任务是为大使担任翻译,因而有机会接触各界要人,并得以走访过墨西哥的许多地方,直接了解到该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人文等多方面的实际情况,非但增加了阅历,更得到许多实际的工作锻炼。我记得,我随同大使访问过墨西哥32个州中的24个,足迹遍布东西南北,当然包括其各类重要的历史和当代建设场所,使得我对这个古老又现代国家的方方面面有了一定的了解和认知。

6.jpg

陪同中国驻墨西哥大使刘溥在总统府留言簿上签字

  1986年3月和1987年7月,我在去尼加拉瓜建立中国大使馆和在完成建馆任务后回国途中,又曾有机会两度路过墨西哥城,在那里进行采购、休息、调整,还在1995年11月从古巴返国的行程里,顺便于墨西哥城拜访了老朋友安吉亚诺大使,与他谈及中墨关系的发展与进展,相见甚欢,相得益彰。

  在重要时刻的简单回顾,毫无疑问可以起到增进我与墨西哥友谊和情缘的作用。可以特别强调的是,这个遥远国度给我留下的是太多、太愉快的印象,还有匪浅的教益。

  真诚祝贺中墨友好合作关系的第一个50年,期待两国关系的新时期、新发展、新成就。


  (本文作者徐贻聪,中国前驻厄瓜多尔、古巴、阿根廷大使,公共外交网特邀高级顾问)

(版权声明:本站凡属“公共外交网”版权的图文视频,受法律保护,转载或编辑使用均须得到“公共外交网”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