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观点
返回
我小时候每年都过两次“小年”
时间:2021-02-04 来源:徐贻聪

  今天是2021年2月4日,阴历腊月23日,是北京人称“小年”的日子。从早起,我就不断收到亲朋好友发来的节日祝福,感到高兴,也勾起许多回忆。

  “小年”,在我的故乡普遍叫“祭灶”,或者“送灶王爷去西天”,是个重要的节日。

7.png

“红”运当头迎小年 小年家中添新植

  记得,小时候总盼着过年,也盼着过“小年”。小时候过“小年”的一些情景,至今还历历在目。

  那还是70多年前的事了,但现在还感觉到美滋滋的,并且带有厚重的甜味。

  传言中,灶王爷在这一天要去向玉皇大帝禀报情况,祈祷下一年的好收成,从而能够使得老百姓吃的饱一点。因而,每家都会给灶王爷准备带在途中用的“干粮”,多是“糖饼”,希望灶王爷的嘴巴“甜一点”,真正做到“上天言好事,下界保平安”。

  我的故乡在江苏北部的农村,在大平原的中部地带,土地贫瘠,经常闹灾,非旱即涝。但因为没有其他自然资源,老百姓只能靠田间的劳作为生,故“靠天吃饭”的现象非常严重,所以对“灶王爷”的倚重和依赖心理也很重、很普遍。再穷的人家,“祭灶日”都非同小可,“糖饼”则都是必不可少的。这样,孩子就有了“沾光”的可能。我每年都能过两次“小年”,每次都能吃到给“灶王爷”准备的糖饼,就是由此而来的,印象深刻,着实难以忘怀。

  一般来说,“祭灶”分为两天,“官三民四”,即,腊月二十三和二十四两日。我没有考究过为什么,但我家和我姥爷家的“祭灶日”不同,我家是二十四日,而我姥爷家是二十三日。姥爷家祭灶的那一天,我的舅舅姨们一定会带我去他们家,而我家在次日举行同样的活动时,我的叔叔姑姑则必然会把我接回家。这样,我每年都会过两次小年,吃到两次糖饼。在那个年代,能够吃到糖饼,可确实是稀罕事哦。

  几十年没有机会再参加过“祭灶”了,类似场面和程序早已忘却,大人在祭灶中说些什么话更去了“九霄云外”,但糖饼的味道好像犹在,在大家都在谈论“小年”的时候自然会更加突出地显现,还会带出许多回忆和对往事的触探,苦涩,感叹,当然也伴随着对时代变迁幸福感和满意度的自然和自发的上升。

  小故事,没有忘却,也不会忘却。说出来,儿孙们可能会笑话我,但还想说,而且非常想说。


  (本文作者徐贻聪,中国前驻厄瓜多尔、古巴、阿根廷大使,公共外交网特邀高级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