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观点
返回
香港为什么不用支付宝?
时间:2020-06-30 来源:电商报
   

在香港,居然还是这么不普及!


说实话,如果不是因为公事,打死我也不想到香港去!


因为相对于我现在居住的内地城市深圳,香港真的不方便,太不方便了!


这次去香港前,先在办公室问了一圈,看那位高人有没有带个千儿八百的港币,结果同事们说了:都这么长时间不去香港了,带那玩竟儿干啥?


于是特地请了假,去银行换500元的港币。因为去得晚了一些,前面已排了十几号人,好不容易等到自己,还得填一张兑换港币的表格,真心为那500块港币不值啊!



从罗湖入关时,花200港币买了一张八达通,因为香港的巴士和地铁的支付系统只认这东西。


经过铜锣湾的诚品书局时,买书花了200多。


结果到旺角吃完水上人气锅,到了结账的时掏钱包时才发现,现金不够了!


掏出手机问能不能用支付宝或微信支付时,店老板用恶狠狠的眼神盯着我,一副没钱就别进来消费的表情!后来还是一个内地人主动帮忙付了港币,我再将钱用微信转给他,才避免了平生第一次差点在香港吃“霸王餐”的恶劣事件。



付完钱后出来,到处望一望,发现香港和几年前居然还是没什么两样:菜市场大爷大妈们使用的还是现金,街边时装店的店员一边往手指上舔着口水一边给买衣服的人找零钱,小蓝巴上还有人朝着司机数着一大把硬币往收币箱里投。


在内地任何一个十八线以上的城市,都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因为在内地,移动支付已经非常普及了,连路边讨钱的乞丐都知道在自己的空碗旁边放一个二维码!


香港为什么不用支付宝?


那么,在香港,为什么很多人不愿意用支付宝等移动支付工具呢?


首先,香港的互联网科技氛围不浓,这也让很多人保留了用现金的生活习惯。


上世纪90年代末期以来,内地抓住互联网科技实现了跳跃式发展,并且涌现出了像阿里巴巴、腾讯、华为这样的科技巨头公司,但是,香港的产业结构多年来一直以金融、外贸、生活服务、房地产等为主,香港的四大家族也多出自这些行业。也就是说,香港的产业科技含量并不高,特别是在李泽楷纸上谈兵的“数码港”计划破产后,很多香港人开始引以为戒,开始看空互联网科技,平时买菜购物用现金的生活习惯也得以保留下来,并且成为香港主流的支付方式。



其次,一些香港人觉得“八达通”很先进,足够对付生活日常支付行为。


其实,尽管这些年以来香港号称有了它就可以走遍香港的“八达通”开辟和升级了很多功能,也的确可以处理日常支付问题。但是在我们内地人看来,“八达通”就是一张没有任何技术含量的充值卡,携带不方便,遗失了还找不回,所以在内地,这种充多了浪费,充少了再充觉得麻烦的卡现在只有存心骗人的美容院可着劲地向用户推荐使用这玩意。


这也让我想起一个关于台湾的笑话:台湾曾经有一个女嘉宾在节目中向大陆嘉宾炫耀,你知道吗?有一次我在台湾空中充电话费,结果你相信吗?一个小时后电话费就进来了,快得不敢让人相信,你们大陆有这么快吗?台湾人哪里知道,在大陆充电话费,用户支付完了后一分钟内如果手机还没有收到充值成功的短信,这家运营商离关门也就不远了!



第三,有些人觉得移动支付存在着安全问题。


其实不光是香港人,一些海外用户面对中国的移动支付时,也存在他们是不是有安全问题的担忧。其实,作为支付工具,支付宝和微信使用的是大数据技术和区块链技术,在安全性上有绝对的保障:正如冯巩和牛群的相声说的那样,没有移动支付前,内地存在着一个庞大而神秘的组织:小偷公司,这个公司靠偷人的钱包创收。但是,移动支付出现后,小偷这个存在了数千年的产业链基本消失,因为一是手机在别人手上,无从下手去偷;二是就算偷到了手机,移动支付也只能用原持有人的指纹或设定的密码才能动用,偷一个人人都有几个的手机有多大意义?


这也说明,不是移动支付不好,而是仍然有些人带着偏见的眼光看待内地的发展,并且从心里不愿意承认内地的进步罢了。


香港还要站在原地多久?


其实每次去香港,都会有一种越来越强烈的感受:相对于内地,香港这些年发展太慢了。


这种慢,不仅体现在在基建能力上香港和内地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不仅体现在香港的经济长期低迷,更体现在一些香港人对新事物的接受能力一直得不能提高上。


虽然香港人还不至于像台湾计程车司机那样,觉得大陆肯定没有101大厦那样高耸入云的建筑,毕竟深圳和香港只隔着一条河,深圳这边高楼的倒影这些年比香港这边的越来越长,但是在很多香港人心中,内地“应该”还是很落后的,内地人的工资水平“应该”和香港是有很大差距的,内地人的文明程度“应该”是赶不上香港的。



但是实际上,中国改革开放这四十多年以来,经济的发展与日俱进,内地和世界接轨越来越频密,内地人的世界观和人生观也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不仅如此,在我们不断进步的同时,我们一直没有忘记香港,早在多年以前,支付宝、微信支付就在香港花了很大的力气推广移动支付技术,如果,在香港的一些百货店里,也有了专门的移动支付终端设备。


但是整体而言,香港,仍然是生活在围墙里的香港;香港人,仍然是生活在壳里的香港人。


就像那英在《白天不懂夜的黑》中唱的那样:无法想象对方的世界,我们仍坚持各自等在原地,把彼此站成两个世界!你永远不懂我伤悲,就像白天不懂夜的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