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人物
返回
符浩大使的传奇人生
时间:2020-09-13 来源:中国高端访问

  日本是中国一衣带水的邻邦,两国关系历来是两国人民瞩目的焦点所在。对于曾任外交部副部长、中国驻日本大使的符浩老人来说,日本更是成就了他人生中的很多缘分。

  令日本侵略者闻风丧胆的“符号”

  凡认识符浩的人都说,符浩是个与日本有缘的人。仅仅出任过驻日大使,符浩怎么会给人留下“与日本有缘”的印象?这种说法似乎让人匪夷所思。

  其实,提起符浩的“日本缘分”,可以追溯到他与日本打交道的抗战时期。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外交家符浩曾在战场上与日本侵略军短兵相接,还是一个令日本侵略者闻风丧胆的传奇英雄。

1.png

符浩大使——黄土地上走来的外交家

  符浩被人称为从黄土地上走来的外交家,原名符忠孝,1916年4月降生在陕西醴泉(今礼泉)县东乡15公里处的西张堡村一个贫苦农家,世代都是以种田谋生的穷苦人。苦难艰辛的童年生活没有磨灭他的志气,反而激发他求知上进的信念。10岁时,符忠孝入学校学习,他聪颖灵慧,刻苦努力。

  1929年关中大旱,蝗虫肆虐,醴泉县出现了“赤地千里,十室九空,饿殍载道,鸡犬无踪”的悲惨景象。西张堡村这个仅有40余户人家的小村庄竟有7户人家绝了户,人们被迫背井离乡。

  年仅13岁的符忠孝为了维持生计,离开学校跟着大人外出谋生。在此后的几年中,他当过药铺学徒,做过油房雇工,在漂泊的生活中他一直没有忘记读书写字,还时常给工友们说“古经”、编“闲传篇”,灌输一些进步思想。

2.png

1959年,符浩、焦玲夫妇于印度总统府前。符浩时任政务参赞。

  1943年夏,18岁的符忠孝考入县立房巷小学5年级,次年凭借毅力和聪颖,他以优异成绩考进当时陕西最好的学府西安师范。西安师范犹如符忠孝人生中的一座桥梁,连接起他艰辛坎坷的过去和风起云涌的未来。在那里,这个正直的热血青年积极投身学生运动,寻找中国和自己的出路。

  1935年,日寇的侵略魔爪已由东北延伸向华北,翌年春天,符忠孝写下了他第一首抒发自己爱国情怀的诗句:“文章未必医贫病,宝剑应能解国优。”

  1936年12月9日,他响应西安学生联合会的号召,参加了纪念“一·二九”运动一周年的大规模示威游行,宣传抗日救国。当年冬天,全国形势发生了根本的变化,抗日红军已进驻到距西安以北百里之遥的嵯峨山,政治气氛较前更为自由和宽松。符忠孝有更多的时间从事救亡运动,并经常写一些进步文章。

  1937年7月7日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符忠孝参加了西安学联组织的工作团,赴乡村宣传抗日救国的道理。同年9月,经进步组织安排,他到中国共产党所办的西北青年训练班学习,一个月后考上了延安抗日军政大学第三期,从此开始了军旅生涯。

3.png

朱德委员长会见外宾后与中国同志合影(左四为符浩)

  刚进抗大,教育长罗瑞卿便来看望新生,点名到“符忠孝”时,其浓重的湖南口音让人听起来像是“符号”,同学马上纠正而罗瑞卿却幽默地说“小题大作,一个标点,一个符号,有什么不可以。”于是,“一个标点,一个符号”的典故就在抗大传开,符忠孝豁然有悟,索性取其谐音改名叫“符浩”。

  符浩永远不会忘记,在军政大学学习期间,有幸在延安亲聆了毛泽东、周恩来和朱德等同志的教导。更让他一生难忘的是,在毛泽东为抗大学员作的“抗日战争必胜”的报告会上,他挤到毛泽东身边请主席题词。毛泽东在符浩的笔记本上题写了“了解对象,尊重对象”八个大字。符浩一直珍藏着那个日记本,而那八个字也几乎预言了他此后将从事的事业。

4.png

符浩(右一)陪同万里委员长访问日本

  在抗大学习期间,符浩思想进步很快,1938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3月被分配到八路军115师一团政治处干事。1944年春天,符浩调鲁北渤海军区,先后任股长、敌工科科长。

  在整个抗日战争中,符浩身经百战,多次死里逃生,是个极富传奇色彩的人物。他曾孤身一人深入敌穴,凭着他的胆略和才智,不费一枪一弹,硬是把王道的两千多伪军拉了过来。

  任渤海军区对敌工作科长时,符浩被渤海区(原为清河区)一带老百姓传说为八路军部队里的“智多星”,而他的名字在传说中则为“符号”。当时,群众中流行最广的是,“符号”精通孙子兵法,善用三十六计战胜日伪军,并教育转化日军俘虏,使他们掉转枪口共同抗日。

  为此,日本侵略者对“符号”恨得要命也怕得要死,甚至对他的名字也闻之生畏。当时那一带还有一个广为人知、以符浩之名讥讽日军的故事。

5.png

符浩大使(左)与日本时任首相铃木善幸

  说的是有一个日军“三角部队”的小队长长谷川特别坏,就是对同他合作的维持会中队一个刘姓队长也待之如奴,动辄训斥和辱骂。这个姓刘的队长怀恨在心,伺机报复。

  一日,日伪军集合列队。长谷川当众对刘又是一顿无故辱骂。刘灵机一动,突然指向日军一士兵,大声叫嚷“符号!符号!”说时迟那时快,真像一道军令,全体日军立即齐刷刷就地卧倒,拉动枪栓,如临大敌。不一会儿,他们缓过神来,发现平安无事,长谷川怒火冲天责骂刘。刘却指着那个日军士兵说:“我是说他胳膊上没有佩戴三角符号。”搞得长谷川也无可奈何。

  长期从事对日军和伪军的工作,符浩积累了丰富的对敌工作经验,并和许多日本反战军结下了深厚友谊。从那时起,符浩的外交才能已初露峥嵘。1945年日本投降后,符浩先后担任了渤海军区政治部联络部部长、宣传部部长、组织部部长等职。

  1946年上半年,符浩任渤海军区政治部联络部任部长时,被派到敌战城市德州任北平军调处执行部驻德州第15小组的中共上校代表,这使他有了第一次从事外交工作的经验。那时期,符浩与美国代表怀特中校、国务院代表刘金明上校等人围绕德州的停战换防执行问题谈判交涉近4个月,其中经过曲折多变。

6.png

1989年,美国总统布什访华时与符浩(左一)握手

  符浩回忆,那时德州在中共解放区范围内,但城中的伪军一再袭扰。国民党企图收编德州城中的伪军,以抢占德州,美方代表则表面中立实际扶持国民党。符浩一面积极配合执行停战工作,一面小心防范城内伪军反扑,以及国民党军故意制造的摩擦,同时让美方代表无可挑剔。经过巧妙周旋,符浩维护了中共的胜利成果。

  这年7月,中共决定以武力解放德州城,国民党代表在感到形势不妙后提前逃回北平,美方代表在八路军的保护下完成了停战执行任务,虽然未能帮国民党抢占解放区,却不由衷心佩服中共的谋略与胆识。符浩的首次外交答卷颇为精彩,后来这段历史还被拍成电影。

7.png

1971年11月,符浩(前排右一)随中国代表团出席第26届联大会议

  1971年,联合国第26届大会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一切合法席位,当年11月中国代表团出席了联合国代表大会,团长为乔冠华,黄华为副团长,符浩任秘书长。

  据说临赴纽约前一晚,毛泽东接见代表团成员,在会见时,周总理特意在介绍符浩时说:“他是属于‘九十一’人,政审通过的。”谈话时,毛泽东肯定地说:“我还是喜欢九十一人。”这表明他支持陈毅,并肯定了外交部九十一人的行动,也使符浩等人轻装上阵,远赴联合国。

  符浩是一位典型的脱下军装穿起礼服的外交部开山元老。他打过日本侵略军,战功赫赫,血与火的洗礼后他又开始了长达50年的外交生涯,在新中国外交史上留下了精彩又感人的一幕幕。

  促进中日友好

  符浩大使年轻时用自己的双手赶走日本侵略者,而后又为中日两国的和平和人民的友好紧紧握住日本友人的手。历史的安排,让符浩大使感慨万千。

  符老曾在《以史为鉴 继往开来》一文写道:“100多年来,日本军国主义者对中国发动两次大规模的侵略战争,使中国人民遭受空前的损失,日本人民也深受其害。历史的教训永远值得记取,中日2000多年来的交往史告诉我们,和为贵,和则两利,不和则俱伤。”

8.png

1992年吴德广(右)与时任外交部副部长徐敦信在日本冈山县濑户大桥前留影。

  【注:吴德广,曾历任礼宾司科员、驻卡拉奇总领事馆职员、礼宾司国宾接待处副处长、驻日本使馆一秘、礼宾司处长、中国驻古晋首任总领事。】

  我于1983年调至驻日使馆任一等秘书,负责礼宾工作。每年在出席使馆的国庆招待会中,还有一些朋友年轻时曾是被我国关押过的战俘,因受过我方的教育感化,至今还是我们很好的朋友。这些人让我回忆起符浩大使来日履新后的一个故事。

9.png

1978年11月,邓小平副总理访问日本时走下飞机(左二为符浩)

  抗战时期,担任敌工科长的符浩,对被俘日军做思想教育工作,成功化敌为友,许多日本军人参加了反战同盟,与中国人民一起抗日。

  其中有三个与符浩一起战斗的日本军人战后回到日本。当听说新任大使叫“符浩”,便猜测可能是“符科长”,于是聚在电视机前观看符浩大使抵日的报道。电视画面里符浩大使夫妇一出机舱,三个老人就齐声说:“是他,是他,没错!”于是他们给中国大使馆打电话请求见面,但被年轻的接线员想当然地拒绝了。

  后来符浩知道了,一直耿耿于怀。终于,一次符浩到京都访问,在演讲会上他看到台下一双热切的眼睛,那正是闻讯赶来的三人之中的松木春一老人。

  演讲一结束,符浩就走下台去,与久别的老友紧紧拥抱,感人的场面引起了雷鸣般的掌声。符浩与这几位老朋友及其家人一直保持着密切的联系。他们还曾来中国,与符浩大使一起旧地重游。后来这些老人的后代也都成为促进两国友好事业的积极参与者。

10.png

符浩(左一)陪同余秋里副总理访问日本

  向日本天皇递交国书后,在盛况空前的履新招待会上,符浩大使切身感受到日本各界有识之士对友好缔约的热情,深感中日友好缔约是大势所趋。

  之前,符浩从日外相园田直那里已直接得知他和福田积极促成友好缔约的信号,到任不久,福田首相在办公室接见符浩。两人像是老友一样谈笑风生,当谈到从政资历时,福田说:“我早年曾在汪兆铭(汪精卫)南京政府担任过财政顾问。请问大使阁下当时做什么?符浩微微一笑说:“那时我是八路军,正和日本侵略者作战。”

  福田顿感几分尴尬,为了摆脱自己一时的被动局面,把话题一转,围绕中国文化,从四书五经、战国策一直说到自己的名字“赳夫”。

  符浩接口说:“是出自《诗经》‘赳赳武夫,公侯干城’,阁下乃国家栋梁也。”福田听后大笑,连声说:“哪里哪里。”会见气氛瞬间融洽。

  福田还说,他对日中建交以来两国关系的发展感到高兴。今后他“将努力建立一种体制,使两国关系能够无误地、长久地持续下去”。随后符大使就一直忙于中日缔结友好条约大事,参加谈判,直至谈判成功。

11.png

2000年,越南驻华大使代表政府向符浩(左)授勋。

  1982年他被选为中共十二大代表。1983年起当选为第六届、第七届全国人大代表、常务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1994年他从外事委员会副主任的职务上退下来后,仍时时刻刻关心着共和国的外交事业。

  他曾担任中日友好21世纪委员会中方首席委员。1998年4月,82岁高龄的他出访日本,继续为中日两国友好关系做出了贡献。